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柯艾 - 卡伊

 
 
 
 
 
 
模块内容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悟者

2017-8-24 21:22:16 阅读11 评论0 242017/08 Aug24

生命是一場戲

人生是一段旅

戲者    以人生為舞

旅者    以生命為步

舞以步為地劃弧

步以舞為天駐足

誰會記得美醜

誰會在意長久

不過一瞬間

多自由

禪之下    檀香向上

形態萬千意不亂

天之大    萬物渺般

伏地上作朽木狀

悟語    悟出道理

悟不出世態玄機

勿語    勿出聲音

勿不出心跳頻率

原是那時間一點一滴

在偷走我的生命

原是那空間一層一沉

在禁錮我的身體

燒水    為茶花做婿

看水慢慢變黃

茶味慢慢變淡

兩者不斷來回衝撞

曖昧於其中    不覺自酣

看秋花因季節而葉墮

驚千鳥因遷徙而羽落

世間萬物    不過如是

循循變換中    人走樓空

冷落了沉默

聞水流過的味道

濕潤而一晃    便成了過往

曾幾何時

我在這裏玩過

如今只剩下回憶

忽忘孩提時光

假如人生已無我

則走過的路    都是假象

假如人生本無我

則路不曾被走過    全是真相

歲月無從下筆

直至蒼茫心抵

擁有過的東西

只是我的不小心

失去過的東西

不過我命中註定

不足掛惜

生命寫盡了生死

人生道出了虛實

生離死別愛恨情仇

百味參雜於其中

止於彌留

茶一飲而落

香一點而著

作者  | 2017-8-24 21:22:16 | 阅读(11) |评论(0) | 阅读全文>>

滿載著青春和記憶的火車終將緩緩離去

2017-8-20 11:22:13 阅读9 评论0 202017/08 Aug20



當我聽說《猜火車》要拍續集的時候,我的第一感覺是,天啊,這樣一部頹廢至極的“爛片”,居然還要再做延續,那如果再繼續拍下去的話,會不會“爛上加爛”呢。在我們將第一部“ 火車 ”奉為經典的二十年後,導演Danny Boyle再開“ 火車 ”向我們駛來,時間跨度二十年,續集將焦點聚焦在二十年後,四個猜火車青年的重聚,嗯 。。。二十年後的重聚,這就有些看點了,起碼對我來說,它是這部影片唯一的噱頭。好吧,那就跟著期待吧。

我不知道大多數中國觀眾是否真的看懂這部影片,不知道大多數中國觀眾是不是以一種“裝”的態度去膜拜這部影片。第一次看的時候,不知內容所雲,影片所過之處,一派頹廢之風,它不過是一部充滿毒品,暴力,頹廢的內容單調的低成本電影罷了,為什麼會席捲世界呢,或許內容只是它迂腐的肉,要表達的東西纔是它靈魂之所在吧。

行,那我再看一遍(看了幾遍)。

之後便開始深究那些不堪入目的畫面,開始深究那些毫無營養的對白,才發現,我也墮入了局,我也在選擇中做了選擇,就如同影片開頭,那段經典的話一樣,“ 选择生命,选择工作,选择职业,选择家庭,选择可恶的大彩电,选择洗衣机、汽车、雷射碟机,选择健康、低胆固醇和牙医保险,选择楼宇按揭,选择你的朋友,选择套装、便服和行李,选择分期付款和三件套西装,选择收看无聊的游戏节目,边看边吃零食......选择你的未来,选择生命……太多选择,你选择什么,我选择不选择 ”。

太多的選擇,而我選擇不選擇,很好,一切理所應當。

你的不選擇,卻讓我選擇了你。當吸毒在這裏不只是吸毒,當濫交在這

作者  | 2017-8-20 11:22:13 | 阅读(9) |评论(0) | 阅读全文>>

死於彌留,醒於昨夜

2017-8-16 13:54:57 阅读18 评论0 162017/08 Aug16

去年Korn推出了一張迴歸新金屬的唱片《The Serenity of Suffering》,才猛然發現,在那些年的新金屬大潮之後,我已經是好多年沒有聽到一張讓我滿意的純正新金屬唱片了,這些年,除了我的金屬口味越來越重型越來越殘忍之外,另一個無法忽略的事實是,新金屬死了,真的是死了。

回頭想一想,我從剛開始接觸到這種音樂,或者說剛開始接觸到重型音樂,到現在已有17年時間,不算長也不算短,說它不算長,是因為我僅僅抓住了新金屬即將褪去的輝煌,說它不算短,是因為這麽些年,足夠我把我最美好的時光都花在它身上。

新金屬在歷史上一直存在爭議,有人說他們不屬於金屬音樂範疇,有人說他們開啟了金屬樂新的一頁,但事實是,這一類音樂在新世紀之初確實成為了一種文化現象,成為了唱片公司旗下新的寵兒。無論如何,作為樂迷永遠是最幸福的,在新金屬做強做大之後的千禧年,我也趕上了它的末班車,幸好,一切都還是那麽的及時,那麽的給力。

一句“Are You Ready ”拉開了新金屬的序幕,是的,我一直都是從94年,抑或是Korn發行《Blind》demo版本的92年開始,把它當做新金屬元年,之後Korn便坐穩新金屬的頭把交椅,也影響了後來的無數樂隊,之後,越來越多此類樂隊開始浮出水面,大行其道,一場Woodstock 99演出,讓一支叫Limp Bizkit的說唱金屬樂隊聲名狼藉,卻也把新金屬推向了屬於他們的歷史最高峰,而Limp Bizkit和Korn一起舉辦的Family Values巡演,早已成為樂迷心目中一場無法被超越的新金屬盛宴。除此之外,還

作者  | 2017-8-16 13:54:57 | 阅读(18) |评论(0) | 阅读全文>>

2016-12-18 11:06:55 阅读42 评论0 182016/12 Dec18



所有的燈都亮了

路上只有影子

在它的輝映下相互交錯

抬頭看搖曳的樹

不斷的被風拂過頂部

下落的葉

一片片相同旋轉的姿勢

讓所有經過的車都成了獨有的樣子

我想

這不過是滄海一粟

茫茫人海

多少相似的場景

匯聚成電影般精彩的時刻

我想

這不過是相同的人

燈火通明

多少夜幕下流動的身子

夾雜著諸多心酸與苦楚

快跑

雨突然來了

那個味道酸得像刻薄的老婦

不斷向我身體挖苦

躲不及

濕了衣服

順著衣領不斷滲入

原來雨是冰涼的

卻在接觸後愉悅了皮膚

變得那麽俗

究竟還是自己太過的迂腐

纔會覺得孤獨能和影子完美契合

變得可有可無

或許只有孤獨時

纔會有影子與你舉手投足

又或許只有影子

才能在夜的背景裏

肆意的狂舞

愈發不滿足

作者  | 2016-12-18 11:06:55 | 阅读(42) |评论(0) | 阅读全文>>

是非之別

2016-11-6 9:01:12 阅读34 评论0 62016/11 Nov6

我非妳

不知妳失落

不知這世上

還有個人惦記著我

妳非我

豈知我快樂

不知這世道

還有個人陪伴左右

妳從我眼睛裡

看得到什麽

無非是妳的樣子

以及我的世界裏

妳站在我面前

像之前那樣笑

我從妳影子裏

能得到什麽

無非是我的影像

以及妳的動作裏

我亦在妳跟前

做各種低頭狀

沉默麽

要不要我陪你坐

說多了話

就怕言語太毒

會在空氣中不斷做發酵

亦如同刺流

寂寞麽

要不要我陪你過

坐得太久

就像現在這樣

會將時間一分一秒坐穿

再一併收走

瘋魔吧

隨這世界瘋一把

就你和我    就在當下

活出一副互相看得起的模樣

可以麽

所有的希望

都像煙灰缸裏被點燃過後的菸草

成一堆渣

所有的理想

都往昨日過道裏不斷被無情遺忘

成一道坎

從此    世上再無我

並非因生而感動

並非因死而淚流

只是細小如沙塵

一吹便飛    便成灰

便成昨日之容顏

在追悔

從此    你再來悟我

並非因繭而孕育

並非因蝶而新生

只是命運已註定

一揭如煙    如同緣

如同異世之輪迴

再等我

作者  | 2016-11-6 9:01:12 | 阅读(34) |评论(0) | 阅读全文>>

隱 · 世

2016-10-16 8:58:55 阅读30 评论0 162016/10 Oct16

一側    一角

纏妳    夠嗎

不要說一生一世一雙一對的信誓旦旦

不要說天涯海角鴛鴦蝴蝶的恰似瓊瑤

只在這一瞬間

只爲十指相扣    嘴唇相碰

便入了慾望的漩渦

走不脫

處子身    破了麽

為何偏偏選擇了做

卻無法體會空與色

卻又是這般痛與舒

過程多衝動

一念之間

我後悔    我難受

如花最終綻放後

雕零無處躲

只落得個存在過的屍

只停留在空氣中化腐

只有蜂蟲從面前經過

只有我

越來    越挫

一哭    一笑

禪我    好嗎

偏不說一生一死一世一人的獨來獨往

偏不說水泥鋼筋門戶樓道的肉體枷鎖

只有這一時刻

只剎兩手空空    口舌話渺

便出了世俗的禁錮

走了惑

佛之心    歸了麽

為何偏偏在這時候

卻無法悟道生與死

卻又是那樣甜與苦

實際多不休

一念之中

我撒手    我自由

像草割斷後重生

命運隨風飄

只剩下還在接地的根

只等待春風吹過的狠

只有被踩在腳下的土

只有我

越念    越舊

作者  | 2016-10-16 8:58:55 | 阅读(30) |评论(0) | 阅读全文>>

孽 · 戀

2016-10-2 2:10:06 阅读24 评论0 22016/10 Oct2



早前一直想為麥浚龍的這張專輯寫一篇文章,奈何專輯裏的作品遲遲沒有一次性發佈到網路上面,也罷,最早從網路上知道了麥浚龍要推出這張專輯開始,我的眼睛已經時不時的去他的蝦米主頁裏瞎逛,終於,在某一天,被我逮個正著。

有人說,麥浚龍唱功不行,有人說,麥浚龍不過富二代,有人說,麥浚龍有想法有才華,也有人說,麥浚龍成了香港流行音樂最後的接班人 . . . . . . 各有各的說法,但我只覺得,他不過是在做著自己想做的事,而且在努力的做到最好罷了。

早在他推出《無念》的那張EP之後,我就開始欣賞他,一股禪味環繞在身上,與林夕的合作堪稱是我所接觸過的林夕的填詞作品裏最天作之合的一對(請原諒我聽過的香港流行音樂少之又少),而後麥浚龍合作的名單上多了周耀輝,黃偉文等等有才華的人物。終究是物以類聚,才能把這麽多有才華的人物湊到一起,而在這張專輯中,執詞的依舊是林夕,依舊是周耀輝,而不變的,依舊是麥浚龍,依舊是那個味道。



回到這張專輯,《Evil is a Point of View》以劊子手和雛妓這兩個角色來鋪開劇情,並在最後發生了一段愛情故事。劊子手,雛妓,兩個本無關係的人物,究竟能在這張專輯裏擦出什麼火花,非常期待。

從第一首歌《劊子手最後一夜》,開頭緩慢推進,那一句“磨利了刀頭,為免死囚顫抖,磨鈍了心頭,為我好受”,確實唱到了我心裡,我知道,這張唱片有戲,起碼在內涵這一方面,已經超出了我的預期。之後是《初開》,初的是裂開的第一次,開的是一生一世為奴的生活。由劊子手心裡掙扎的最後一夜,到雛妓見紅的初夜,一切就像是被循環的根源,在此時交匯。好吧,既然有人上岸了,那就會有人下海,以求得一個平衡。

作者  | 2016-10-2 2:10:06 | 阅读(24) |评论(0) | 阅读全文>>

微弱的燈火

2016-4-23 11:01:27 阅读45 评论0 232016/04 Apr23

2016年3月的第一天晚上,練完琴,游一下微博,我看到我之前轉發過果醬音樂的一篇文章,內容是介紹一個音樂鬼才,主角是一個叫丁可的音樂人。然後打開來看,文章背景音樂是他的那首《If》,慢慢的,我被音樂感染,漸漸的,我在其中忘返,在循環了幾遍之後,我便在網絡上搜索《If》的那張所屬專輯《Island》。說實話,我好久沒有聽到這樣的東西了,而今夜,則註定靈魂要進行一次久違的昇華,我知道,我的耳朵已經淪陷。

那首《If》我一聽就是一個小時,那張《Island》我一聽就是一個晚上,並不誇張。專輯裏的每一首作品,都像細水流動一樣清澈平緩,乾淨得絲毫不見流過的痕跡,彷彿是在一個純白的世界裏,一個遠離了喧囂,遠離了城市的世界裏,閉上眼,沒有了時間,沒有了地點,只有自己。剛好我此時關掉了燈,整個房間都暗掉,是的,這張唱片就是為夜裏孤獨的人而作的,當鋼琴聲從中緩緩襲來,當提琴弦樂從中慢慢鋪開,我相信,即便是最孤獨的人,也會在其中尋找到孤獨的伴侶,尋找到孤獨的慰籍。

請原諒我詞窮,因為我找不到任何美麗的詞語能夠用來赞美這個才子,所有美麗的詞好像都不足以包裹住他的才氣,以及這張專輯。在網絡上,丁可這張唱片的評分很高,很多都投了滿分。作為聽者,我們往往想要的不多,只要能夠打動到內心,再極簡的東西也能梳理好各種複雜的情緒。而作為作者,他在其中,用鋼琴,用歌聲,以極簡的方式就捕獲了大量的聽眾,在內心深處紮根,甘願俯首變成他的音奴,這樣就足夠了。

對於文藝青年或者各種用文藝來裝逼的文藝分子(我就是其中一員),丁可絕對可以算得上是一張適合用來提升等級的名片,有著Olafur

作者  | 2016-4-23 11:01:27 | 阅读(45) |评论(0)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广东省 汕头市

 发消息  写留言

 
噪音自赏派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