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柯艾 - 卡伊

 
 
 

日志

 
 

死於彌留,醒於昨夜  

2017-08-16 13:54:57|  分类: 一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死於彌留,醒於昨夜 - 凯之芬兰诗 - 柯艾 - 卡伊
 

        去年Korn推出了一張迴歸新金屬的唱片《The Serenity of Suffering》,才猛然發現,在那些年的新金屬大潮之後,我已經是好多年沒有聽到一張讓我滿意的純正新金屬唱片了,這些年,除了我的金屬口味越來越重型越來越殘忍之外,另一個無法忽略的事實是,新金屬死了,真的是死了。


        回頭想一想,我從剛開始接觸到這種音樂,或者說剛開始接觸到重型音樂,到現在已有17年時間,不算長也不算短,說它不算長,是因為我僅僅抓住了新金屬即將褪去的輝煌,說它不算短,是因為這麽些年,足夠我把我最美好的時光都花在它身上。


        新金屬在歷史上一直存在爭議,有人說他們不屬於金屬音樂範疇,有人說他們開啟了金屬樂新的一頁,但事實是,這一類音樂在新世紀之初確實成為了一種文化現象,成為了唱片公司旗下新的寵兒。無論如何,作為樂迷永遠是最幸福的,在新金屬做強做大之後的千禧年,我也趕上了它的末班車,幸好,一切都還是那麽的及時,那麽的給力。


死於彌留,醒於昨夜 - 凯之芬兰诗 - 柯艾 - 卡伊
 

        一句“Are You Ready ”拉開了新金屬的序幕,是的,我一直都是從94年,抑或是Korn發行《Blind》demo版本的92年開始,把它當做新金屬元年,之後Korn便坐穩新金屬的頭把交椅,也影響了後來的無數樂隊,之後,越來越多此類樂隊開始浮出水面,大行其道,一場Woodstock 99演出,讓一支叫Limp Bizkit的說唱金屬樂隊聲名狼藉,卻也把新金屬推向了屬於他們的歷史最高峰,而Limp Bizkit和Korn一起舉辦的Family Values巡演,早已成為樂迷心目中一場無法被超越的新金屬盛宴。除此之外,還有不少金屬樂團嘴上說和新金屬沒關係,可歌曲裏卻多多少少充滿了新金屬的感覺,比比皆是,甚至乎連一些金屬老炮也或多或少的受到新金屬的影響,像是Sepultura的主唱Max Cavalera就搞了個叫Soulfly的樂團,滿滿的新金屬味道,還有新金屬後期Fear Factory也推出過一張帶新金屬味道的唱片《Archetype》,就連OTEP,Kittie等等金屬女將也加入到新金屬大家庭中來,可見巔峰時期新金屬是有多麼的來勢洶洶。


       千禧年左右,Linkin Park推出了《Hybrid Theory》,它幫我打開了一扇大門,一扇新金屬的大門,我就是從那時候開始接觸到重型音樂的並喜歡上這一類音樂的,那個時候,除了Linkin Park,除了Korn和Slipknot,Crazytown、Evanescence、Disturbed、Mudvayne等等這些樂隊都是我的心頭好,簡單的重力和絃,憤怒的唱腔,以及讓人衝撞的節奏,就足以把他們推上天堂。想當年新金屬的火爆程度,從它席捲全球的態勢就能看得出,金屬死硬派分子不承認它的金屬地位,主流音樂世界開始把目光投射到它的身上,從此,運動服加運動板鞋的經典搭配成為了新的時尚,各種雷鬼髮型各種耳釘舌釘甚至眼角釘開始大行其道,一種新的文化就這樣孕育而生,它紮根於新金屬,它讓無處宣洩憤怒的孩子有了一個可以發洩的突破口,之後,大量的演出商找上他們,新金屬樂手成為各種樂器品牌的簽約代言首選,新金屬唱片幾十万幾百萬的銷量,大賣特賣,儼然搖滾明星一般,實際上已經是搖滾明星,風頭一時無兩。


       但,在那之後,新金屬卻像流星般去也匆匆,一成不變的架構,註定會走向死衚衕。不久之後,不少樂隊開始轉型的轉型,解散的解散,就連龍頭大哥Korn,在吉他手Head離開後,也開始不復當年之勇,尋求轉型之後,迷失在轉型的路上,剩下的那些還在堅持的新金屬“聖戰分子”,實際上已經撐不起新金屬這塊大招牌,交出的成績一年不如一年,直至Korn在迷失了十幾年之後,終於交出了一張合格的唱片,那才是真正屬於他們該有的本色,只是,一張唱片不足以復活新金屬,新金屬已死,已是不變的事實,它只是重新勾起了我們的記憶,重新帶領我們朝聖了一次記憶裏最深的躁動,僅此而已。


死於彌留,醒於昨夜 - 凯之芬兰诗 - 柯艾 - 卡伊
 

         感謝《The Serenity of Suffering》,讓我重新回到千禧年,我想這樣的比喻,用在這裏一點都不誇張,它擁有新金屬必備的所有元素,躁動,旋律,律動,歇斯底里,無處不在宣誓Korn已經回歸了。廉頗老矣尚能飯否,對於二十年老Korn來說,不是問題,只是,它讓我們等了太久,又或者說,是我們期盼了太久。沒有新金屬的刺激和滋潤是不完整的,它何嘗不是金屬世界裏的一份子,哪怕僅僅是繼承了失真的那一份沉重;沒有Korn的聲音和律動是不完美的,它作為新金屬的領頭人,在此刻投下這張唱片,無疑是及時的,它喚醒了我,喚起了記憶深處,那無法磨滅的金屬味道。
 
 
        新金屬已死,但它卻活在所有新金屬樂迷的心裏,當年聽新金屬的孩子,現在都已經長大,它陪伴了我們,一代樂迷的成長,已經沒有什麼東西對我的影響能像新金屬一般,它已經是我靈魂裏的一部分,不可分割。若幹年後,當我回味這段歷史,會很慶幸我曾經經歷過,哪怕只是它黃昏前最後的一絲光芒;若幹年後,當我回望這段歷史,會很高興我曾經感動過,在人生最美好的時候與它來了個完美邂逅。


        足夠了。


        致已經遠去的新金屬時代,致我最躁動的青春,因為有你,不枉活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