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卡伊之字

 
 
 

日志

 
 

侍者深醇  

2017-10-16 11:36:46|  分类: 一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侍者深醇 - 凯之芬兰诗 - 柯艾 - 卡伊

 

 

        這部2003年拍攝的電影,我已經看了無數次了,我將它存放在我的電腦裏,每一次看都會有不一樣的感受。我不是日本文化的爱好者,故事剧情也不值得这么大写特写,只是因电影里,那些让人“禅”的言语以及画面,让我久久流连,回味难返。

 

        説回這部影片,这部影片可以分為兩大部分,第一部分是東西方文化所產生的激烈衝突,第二部分,則為新舊文化的慘烈碰撞,前者互為交融,而後者,已經不可避免,相遇只爲催生出一個新的時代,前者的衝突,呈現出的是一種溫和的包容,而後者的碰撞,則是以一種流血的方式,去互換時代的角色。

 

        先來說說第一部分,當阿湯哥飾演的阿格倫上尉受命為日本訓練現代化軍隊,他或許不知道,他的命運會發生如此巨大的改變。阿格倫,一位驍勇善戰的騎士團上尉,一位讓印第安人聞風喪膽的戰士,同時也是一位戰後無所事事的酒鬼,受日本“革新派”代表大村的委託,高薪為日本政府訓練新兵。大村,一個控制著天皇,急需把日本帶入新時代的大臣,而他,因看中了阿格倫的戰功,不遠千里來到美利堅邀請他出馬,就這樣,在價格合適的前提下,雙方達成了共識。

 

        出發。

 

侍者深醇 - 凯之芬兰诗 - 柯艾 - 卡伊

 

 

        “1876年7月12日,一望無際的大海令人心安,沒有過去,沒有未來,但我也對目前的狀況感到困惑,我受僱去消滅另一支叛軍,看來這似乎是我最適合的工作,我的人生真是充滿諷刺。”

 

        就這樣,阿格倫踏上了通往日本的遊輪,但曾經的印第安戰役所留下的心理創傷卻一直在折磨著他,戰爭讓人麻木,讓人對周圍的人事物充滿疑惑,但這一切,他都必須按在心底,這是他的工作,他生而為之的使命,就是在戰爭中不斷的尋找活著的意義,直至這一次的東洋之行,看起來依舊是那樣的像平常一般,未見波瀾。

 

        東洋首站,便是去面見日本天皇,一路上,阿格倫便見識到東方與西方不同的文化“包裝”。在翻譯官格蘭的介紹下,簡單的學習了一些面見天皇時的日本式禮儀,這是阿格倫的日本文化首學。而日本天皇也對這位美國上尉的事蹟略有耳聞,在詢問了印第安戰役之後,阿格倫只是簡單的給出了一句“他們很勇敢”,而他不知道,他即將要面對的對手,也是“很勇敢”的。

 

        只要花六個月訓練新兵,就可以得到三年的薪酬,這份差事看似不錯,但實質上困難重重。除了訓練,阿格倫還要瞭解他的對手,還要與他內心的夢魘爭鬥,就這樣日復一日,直到某一次在訓練中,大村突然接到了“叛軍”在破壞鐵路的消息,他必須去制止這樣的行為,而一群達不到標準就要被派上用場的新兵,結果是可想而知的。

 

        作為大村的對手,勝元(渡邊謙飾演)這一位“叛軍”領袖,是一位頗具人格魅力的君主,用他自己的話來說,他是忠於天皇的,無奈天皇只是大村手中的傀儡,大小事務全憑他一個人安排。當天皇無力去打破這個格局之後,堅守與變法實際上已經到達了一觸即發的態勢,只等導火索被徹底點燃。

 

 

侍者深醇 - 凯之芬兰诗 - 柯艾 - 卡伊

 

 

        在叢林中的那一戰,阿格倫他們終於領略到了日本武士的威力,那真的是一群作戰兇猛訓練有素的戰士,雖然裝備上落後,但他們所表現出來的捍衛自己的榮譽的那種態勢,著實讓那幾個美國佬吃驚不少,當然了,阿格倫可以排除在外,他可是見過大世面的將軍,而就在阿格倫生死一刻之際,勝元終於出現了。

 

        或許是勝元從阿格倫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或許是勝元想弄清楚事情的真相,總之,勝元並沒有殺他,哪怕是他刺死了他的妹夫廣太郎。勝元把他帶回了他兒子信忠的領地,把阿格倫“寄宿”在死於他劍下的廣太郎家中,由廣太郎的媳婦,勝元的妹妹多香全程負責照料。而在被俘虜的過程中,他看到了曾經的武士長谷川在失敗後的結果,這是阿格倫上尉來到日本後,第一次真正的接觸到了武士道,這樣的第一次,比那些記載翻譯資料要來得生動真實。

 

        說到這,就不得不提勝元的妹妹多香,她可是頂著常人難以想象的壓力去照料這位弒夫仇人的,可剛開始,又何止是她,忍受不了這樣的“恥辱”,就連勝元的手下氏尾都請求能一刀嗚呼了他,但都被勝元給擋了下來,因為他知道,知己知彼方能百戰百勝,更何況,他對這位遠道而來的“朋友”的經歷也是充滿興趣的,既然都是戰場上的學生,何妨不通過這次被命運安排好的“會晤”來一次全面的認識。

 

 

侍者深醇 - 凯之芬兰诗 - 柯艾 - 卡伊

 

 

        在被“俘虜”的那段時光裏,是阿格倫人生中最為重要的一段時期,那段時光,也是東西方文化發酵的過程,雖說一開始,從他與勝元的對話中,能夠感覺到這兩種文化對於同一件事情的看法所產生的異見的爭論,比如,在對待戰俘長谷川的問題上,比如,在卡斯特將軍的作戰方式上,但每天一小段的練習對話,不知不覺中,卻將兩種不同的文化慢慢的融合在一起,而後,在這片充滿禪意的大地上,阿格倫看到了與他所認知的世界不同的景象,在這裏,所有的人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每個人都自覺的做著自己該做的事,在這裏,時間變得不知不覺,人的內心也愈發沉靜,雖然還有很多的問題沒辦法解釋,但人卻變得踏實,這裏也成了他活到目前為止停留時間最長的地方。在這裏,他學習了武士劍法,參悟了東方文化,被生活在這片土地上的日本人接納,當然了,最重要的是,我想他已經徹底喜歡上了這裏,把這裏當成了家。

 

        “武士道的真諦是什麽?約束自己服從道德規範?追求內心的平靜?練好武士刀?這裏有太多的東西我永遠無法理解,我從未相信宗教,戰爭更讓我對上帝充滿懷疑,但是,在這裏卻充滿神的力量。雖然我也許永遠也無法參透,我卻能意識到這種力量,在這裏,我能第一次安然入睡。”

 

        當阿格倫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東方文化的魅力已經滲入到他的心底,直至靈魂深處,也正是在此刻,東西方文化才真正的融為一體,直至昇華。

 

        但這一切並非順利,一開始的格格不入,讓這個外鄉人猶如流浪狗一般,加之得知了照顧他的女人是被他刺死的武士廣太郎的媳婦的時候,這讓阿格倫內疚不已,他一直想做點什麼去彌補多香卻無從下手。後來慢慢的學會了簡短的日語交流,和小孩子們玩耍,教他們美式棒球等等,他在慢慢的融合,而這個小村莊的人們何嘗又不是在學習,在融合西方文化呢,從氏尾一開始不讓他觸碰木刻刀,到後來一起練習刀法,其實小村莊裏的人也在慢慢的接受他,認識他,瞭解他,並信任他。

 

 

侍者深醇 - 凯之芬兰诗 - 柯艾 - 卡伊

 

 

        “對不起,很抱歉殺了你的丈夫廣太郎。”

 

        “他盡了他的義務,你盡了你的義務,我接受你的道歉。”

 

        最後多香接受了阿格倫的道歉,她知道,那是廣太郎的命,不關乎其他,而阿格倫也放下了心結,一句“對不起”讓兩者釋懷,也為之後“斯德哥爾摩綜合徵”式的愛情埋下了伏筆。

 

        一次有預謀的暗殺,讓勝元和阿格倫走到了一起,從敵人到朋友,一夜就夠了。由此阿格倫才真正得知勝元的敵人不是天皇,而是大村,由此阿格倫才真正感悟到武士道的內涵,在那個櫻花小院,像極了一次入教的儀式,洗禮了他。

 

        “每吸一口氣,每喝一杯茶,每殺一個人都可以體悟人生,這就是武士道。”

 

侍者深醇 - 凯之芬兰诗 - 柯艾 - 卡伊

 

 

        受到天皇的允許返回東京,意味著勝元可以和天皇來一次直接對話,可是,這次無營養的對話,除了證明天皇只是傀儡之外,還把勝元的兒子信忠永遠的留在了東京,此時的勝元,已經不止一次的心灰意冷,他想到了以死來謝天下。

 

        “我們要讓天皇聽到你的心聲。”

 

        阿格倫這句話,讓勝元振作了起來,既然死於戰場是一種榮譽,那就戰場上見吧。

 

侍者深醇 - 凯之芬兰诗 - 柯艾 - 卡伊

 

 

        大決戰很快來臨,大家都在做著最後的準備,而阿格倫也在多香的協助下,穿上了廣太郎那件紅色鎧甲。多香熟悉的給阿格倫脫下了衣服,這相同的動作,無數次的在廣太郎身上上演著,而今卻換成了那個刺死廣太郎的男人,但多香的心裡,還是像曾經那樣,希望那個穿上鎧甲的戰士,能夠平安的歸來。此時的阿格倫,內心是很忐忑的,當年是他,刺殺了鎧甲的主人,今日又是他,只是,他成了這件鎧甲的主人,做著與被他刺死的廣太郎同樣的事情罷了。

 

        當他穿好那件鎧甲出現時,他已不再是“美國人”了,他已經被這個小村莊裏的人所接納,成為了他們的一份子。他接過了勝元遞給他的劍,“今古有神奉志士”,片中翻譯成“我是一個融合了傳統與現代的武士”,在我看來,阿格倫其實是一個東方與西方相結合的戰士,一個參悟了東方傳統與西方現代的戰士。

 

        “你相信,一個人能夠改變命運 ?”

 

        “一個人只能全力以赴,等待命運去揭曉答案。”

 

        影片裏的這一段對話,它俘獲了我,這句話已經成為了我人生的信條,不曾改過。而之前那段未講完的史詩般的瑟莫比利戰役,以勝元所能接受的結果告終。作為一個戰士,能死在戰場上,幸也,而勝元更希望他自己,這個戰爭上的學生,能夠在終極決鬥中“畢業”。

 

侍者深醇 - 凯之芬兰诗 - 柯艾 - 卡伊

 

 

        武士與軍隊的最終對決,真正呈現出慘烈之狀,新舊文化在這一刻完成交接,以一種流血的方式,將歷史改寫。從此,屬於武士的時代徹底結束了,或者說,時代早已結束了,只是他們還想一搏,讓天皇去聆聽到他們的聲音,他們還想再搏,全力以赴去看看命運的結果。人數上的巨大差距以及武器裝備上的巨大差異,讓他們陷入了極大的被動之中,但,他們的目的達到了。阿格倫也在大決戰中,親手殺死了曾經自己的上司,完成了自己的“願望”,要知道,在影片開頭,兩人早就因為印第安戰役結下了梁子,阿格倫也曾經說過,希望可以免費殺死他,而今天,他做到了。

 

        可結果是殘酷的,看到戰馬鎧甲武士刀在那些“新式武器”面前不堪一擊的畫面,相信歷史進程還是選擇了後者,但前者卻在歷史進程的深處留下了濃重的一筆。沒有什麽比這來得更加悲壯了,看著一顆顆子彈穿透鎧甲,看著一個個武士人仰馬翻,直至最後剩下阿格倫和勝元兩人在地上喘息的時候。結束了,真的結束了,勝元必須接受“武士道信條”,他不是因為恥辱,不是因為失敗,而是他完成了,達到了,當然,也是时候“凋零”了,就連日本士兵最後都為他的死,為他們的壯烈而下跪。

 

        這是武士最後的榮譽嗎?這是武士該有的榮譽嗎?死在戰場上,是為武士的最高榮譽。對於生命,結果並不完美,但對於武士來說,他們像櫻花一樣,在最美的時刻雕零,他們贏得了尊嚴,他們為他們自己的時代,為他們自己的信仰,畫上了一個圓滿的句號。

 

        壯哉 !!!

 

侍者深醇 - 凯之芬兰诗 - 柯艾 - 卡伊

 

 

        “告訴我勝元是怎麽死的”。

 

        “我告訴你他是怎麼活的”。

 

        最後天皇和阿格倫的這段對話道出的時候,影片的命題一下子被激活。前者,勝元已死,這是事實;後者,靈魂不死,這是精神。這段話也讓天皇找回了日本人該有的信仰,他推掉了所有美式裝備的訂單,並找回了他作為天皇該有的尊嚴。之後阿格倫回到了那個小村莊,回到了那個他停留時間最長的家,在這裏,大家依舊寧靜的生活著,一切都沒改變過,彷彿沒有發生過什麼,只有多香與阿格倫的“愛情故事”,才在平凡的開始著。

 

        劇終。

 

侍者深醇 - 凯之芬兰诗 - 柯艾 - 卡伊

 

 

        這是一個故事,一個美國上尉不遠萬里來到東洋的故事,當然,這是一夥日本武士的故事,他們用他們的身軀,去捍衛屬於他們的信仰與榮譽的故事。或許,這只是一部普通的電影,看的人不同,感覺就不同,又或許,只是我太過於留戀鄉村寧靜的生活,投入了太多的情感,纔會一直在其中,獨飲自禪。

 

        今古有神奉志士,後已無人夢春秋。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